主页 > www.744488.com > 【爆款新书】神穿之最强特工皇后 日暮琳轩辕烨辰小说全文章节免
【爆款新书】神穿之最强特工皇后 日暮琳轩辕烨辰小说全文章节免

  紫狐和狂烈将几块石子绑在自己的脚脖子上,虽然脚再被石头磨皮,但是他们都不吭声,毕竟当初在当的时候,他们的训练比这更没有人性。

  “比一下吧。”紫狐从山上看向山底下,眼中揽尽风景,语气十分期待但是又好似毫无感情的说道。

  树上的叶子,在经过两人的扫荡,便纷纷脱离树枝的束缚,在空中飞舞着,形成了落叶雨。

  没错,是以前的味道,他们都没有变,都还是那时的自己,把对方当做对手的朋友。

  在这半年期间,他们围剿野人部落31个,其中有十个部落,他们围剿了10次。

  现在的他们,觉得这山上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好训练的了,所以今日,便是他们出山之日。

  在野人部落这些日子,他早就和自己的小娇妻学会了这些儿,而紫狐呢?从小到大就没碰过这玩意,其实刚开始,是紫狐上手的,结果几个针,都被紫狐活生生的掰断......

  “王爷,找到了,找到哪位姑下落了。”一个黑衣人,闪到殿里面,他累喘吁吁的捂着自己的肺部,轻咳着说道。

  “在哪儿。”坐在殿中央位置上的轩辕烨辰听见声音,连忙抬头看着那个黑衣人。

  这半年,他吃得少,睡得少,整日都在想紫狐,所以导致他年纪轻轻,就有了白发,虽然不多,但是还是让人感到怜悯。

  “刚从野人山里面出来,而且出来之时,那位姑娘身边还有一位男子。”黑衣男子低着头,闭着眼睛,说着声音就越来越颤抖。

  这几个月,他和他的伙伴一直在寻找叫紫狐的姑下落,他们从为见过自己的主子为某个姑娘而着急的,所以他们认定,轩辕烨辰动情了。

  “啪”的一声。坐在位置上的男子一把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捏碎,他红着眼睛,声音有些儿颤抖,但又故作镇定的开口:“无论用什么办法,把那个男人给我调查清楚,要是不是亲属,就直接杀掉。”

  思念那么长时间的女人,身边居然有个男人,而且看样子,这半年来,好像都是那个男人和她一起生活的!

  “纳,好久没和你一起逛街了,要不你请客?”紫狐背着走,一脸天真又有些儿抠门的看着狂烈,八颗大白牙露了出来,说道。

  “你就是抠门。”狂烈最终笑着回了一句,便从自己身上拿出几个银两,宠溺又无奈的摇着头,说道。

  “......”狂烈继续翻白眼,他莫名想离紫狐十万八千里远,表示他不认识她!

  “啧啧啧,这是谁家的孩子啊?怎么穿成这个样子?成何体统?”一旁的腰挎篮子的妇女,一脸鄙视的看着紫狐和狂烈,虽然紫狐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,狂烈有着蓝颜祸水的容颜,但是,在他们这些儿古代人的眼里,就必须穿的厚实,不能露胳膊露腿,不然会被说为不雅观,或者直接说是技女的!

  而紫狐和狂烈穿的,明显是改造的现代衣服,不仅露胳膊露腿,而且,是直接漏到大腿地方。

  简单来说,狂烈穿的就是现代的短袖短裤,紫狐穿的就是现代的典型迷你超短裤和迷你超短袖。

  “碍着你事了?”紫狐看都不看那妇女一眼,停下脚步,看着狂烈和自己的衣服,眯着眼睛,笑嘻嘻但又十分严肃的说着。

  “你......”妇女想反驳着什么,可是又想到紫狐那一句话,如果她继续说就是是她多管闲事!

  “不愧是毒嘴,你估计吃了眼镜蛇的毒。”狂烈轻笑,看着一脸嘚瑟的紫狐,上去就是冷水直泼她的脸。

  “我不仅吃了眼镜蛇的毒,我还吃了彼岸花。”紫狐没有生气,反倒是笑了起来,漏着八颗大白牙,直接扑倒狂烈的后背,傲娇的用着最大的声音,喊了起来。

  不少男女都被紫狐和狂烈的衣着吸引了,但是又很快摇摇头,一副看一样的看着紫狐,好似紫狐就是一个。

  狂烈笑,倒是挺乐意背着紫狐,慢慢的往前走着,这样的背影,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。

  这大街上,不少人都把紫狐当,不仅是因为紫狐的穿着奇怪,还有就是因为紫狐说她不仅吃了眼镜蛇的毒,还吃了彼岸花。

  要知道,眼镜蛇的毒可是能毒死人,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免费大全下载,传说,只要被眼镜蛇咬中的人,都会在短时间内死去。

  而彼岸花呢,则是地狱的一种象征,别彼岸花看上的人,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地狱!

  而这个小女娃居然说自己不仅吃了眼镜蛇的毒,还说吃了彼岸花!这要是传到说相书的那几人个人的耳朵里面去,估计就会成为笑话吧。

  在这么多人中,只有狂烈信了紫狐的话,他知道,紫狐这是比喻,把自己的毒蛇比喻成眼镜蛇的毒,把自己的伸手比喻成彼岸花,寓意被她盯上的人,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殿。

  “在你离开的日子,火了一首歌曲,那首歌是‘渡我不渡她’这个她,是女她。”紫狐笑着说道。

  “我唱给你听吧。”紫狐打断了狂烈想要继续说的话,她低声,像极了一个乖巧的孩子。

  “......”狂烈抿唇,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紫狐,这首歌他听过,只是,当时没有那么火罢了。

  “我前世种下,不断的是牵挂。小僧回头了吗,诵经声变沙哑......”紫狐闭着眼睛,小鸟依人的趴在狂烈的后背上,扯着嗓子,声音极其细小的唱着。

  此时的她,就如同一个有着儿依赖性的小姑娘一般,天真无赖的趴在狂烈的背上,好似在哭诉着什么。

  “看你微笑脸颊,怎能脱下袈裟,来还你一个家......”狂烈抬声,跟着紫狐的节奏,接口唱着。

  感受着紫狐的均匀的喘息,狂烈找了个好一点的客栈,弄了两间房,把紫狐放在房间里床上。第二点是中国走自己的路。马报查询开奖资料宁波澳大利亚中学留学